讨厌感的产生与年龄有关

栏目:教育 来源:长沙新闻网 时间:2020-12-11

厌恶感的产生与年龄有关

今年重庆初夏多雨,向葵第一次打来电话的清晨,忽大忽小的雨丝已在山城飘飘洒洒了1整夜,潮湿的空气入发肤时有着沁人的冰凉,一如她说话的语气,慌乱、无助、失望。  联系向葵采访的那天,正好是端午节,她说出差的老公刚回家,从北京找来重庆的艳遇男主角也暂时回去了。  生活停摆在狂风雨前残喘的宁息。  那个男人说,他没有放弃,他还会再来……    这些天,我的神经一直绷得很紧,夜里很晚也睡不着,老是纠缠在一些光怪陆离的梦境里,梦中爸妈、老公、女儿、同事全都对我咬牙切齿、怒目而视。  半夜吓醒,瞪着天花板,常常不知身在何处。回想4年前与付铭(化名)刚结婚的时候,住在简陋的单位老房子里,没有精致的装修,没有小区,没有花园,却是岁月静好,恬然安稳的日子。  4年前,付铭在一个国营老厂里上班。研究生毕业的他,年纪不大就已是厂里重点培养的中干。  尊长们都认为付铭很有前途,可在我看来,拿着微薄的薪水,窝在死气沉沉的老厂房里能有多大的前程?  我们每天的生活也是最平凡不过的居家生活,早上一起去菜市场遛一圈,晚归时准备二人餐也会在厨房里嬉闹着忙前忙后,饭后会手牵手在厂区林阴道散散步,细声碎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日常杂事,商量着添个宝宝,若男孩就要同他聪明,女孩就应如我精明。  现在想来,这些温存静谧的时光可不都是最难得的幸福么!  只是,在彼时,我是没有这样的深切体会的。  我认为以付铭的才学和能力是能有一番作为的。他的专业很有市场前景,并且他思维周密、个性沉稳,很有决断力。  我为付铭的屈才不甘,同时也考虑到如果我们都抱着“稀饭碗”不撒手,不知哪年哪月才会过上“脱贫致富”的好日子。  因而,在我的鼓励怂恿下,付铭力抗父辈们的阻挠辞去了四平八稳的工作,投入了剧烈的市场竞争中。  我深信付铭一定不会折戟沉沙,而生活也确切印证了我的判断。${FDPageBreak}    付铭没有让我失望。跳槽几次完成了市场适应后,扎根在了一家资金雄厚很有实力的合资企业,他的敬业、勤恳、头脑灵活也很快发挥了功效,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升任集团公司运营管理的职位,收入比之从前,翻上了好几番。北京哪个医院死精治得好  之前对付铭离职嗤之以鼻的双方父母也渐渐和颜悦色起来,我爸爸还拍着他的肩膀来了句总结:“这年头,赢的都是拼着一股闯劲干事业的出头鸟,年轻人,确切比我们有头脑。”  我在心里是暗自得意的,觉得自己实在“英明”,付铭本就不是笼中鸟,给他一个好的平台就可以展翅翱翔、奔腾千里,而我的妻凭夫贵也是理所应当,谁叫我当时“买”准了这支“潜力股”。  付铭的工作愈来愈忙,渐渐少去了之前闲散生活时的儿女情长。  我不忍心责怪他,只能懂事地尽好坐守大后方的妻子嘘寒问暖的本分,只要他回到家,永远有等待他的喷香的饭菜和麦芽黄的灯光。  又过了一年,我们就从单位简陋的起居房搬进了位于渝北新牌坊的新患了卵巢早衰能治好吗房子里。  搬新家的那天,我腆着5个月身孕的肚子在偌大的几个房间里跑来跑去,雀跃得像都市丛林里的小花鹿。  付铭又担心又着急,说我晃得他眼睛都花了,怜爱地搂着我窝进新买的果绿色大沙发里。  他说,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说不准再过几年我们也能挣出个“一生一栋”。  我在家门口的入户花园里种上了小苍兰和波斯菊,我希望可以一直快乐祥和,希望生活不要怠慢我们,让我永久醉在幸福里。  可是幸福之后,永远有一个“更幸福”,而这个“更幸福”或许就是生活无法承受之重,稍有差迟,便会卷入欲望的旋涡。${FDPageBreak}    女儿的到来,为平日冷清的家里添了难得的活力生气。  鱼贯来访的亲戚朋友们一边轻捏着她粉嫩晶透的小脸蛋,一边对我说着恭维之辞。  他们的眼里,有羡慕,有感慨,也有着没有歹意的妒忌。他们看到的我,幸福安详、夫妻恩爱,孩子也聪慧灵秀。  只有我自己能隐隐发觉出当他们谈及我嫁了个好老公,付铭有才干忙事业时的心虚。  是啊,付铭一天比一天忙,各个城市间来回穿梭成了家常便饭,有时家里十天半个月也见不着他的人影。  我不能抱怨,我明白有得必有失,生活越来越好并不是唾手可得的幸运,是靠着他辛苦的一路打拼,但心里也渐渐有了“悔教夫婿觅封候”的怅然若失。  按理说,聚少离多的恩爱夫妻凑一块时应该是渴求良久、干柴烈火心痒难耐的吧?  可为何他回到家总是一副性事冷然、倦意重重的模样,即使我腻在他身边说着“意图”明显的肉麻话,他也常会半眯着眼说:“老婆,好累啊!早些睡吧。”或,敷衍地草草了事。  就算是工作压力大,难道压得连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都没有了?并且他出差时的电话常常都是在“通话中”,会不会背后有某种必定的联系?这是哪里不对了?  我真希望这些都只是我安逸生活过久了生的闲愁,更不愿去深究每个被冷落的夜晚。  不都说婚姻里女人太过明察秋毫反而会弄巧成拙吗?我是真的不愿意做这样的蠢女人。  但是人的潜意识里一旦有了某种暗示,思想和行为往往就会挣脱理性的控制。  我想知道,我的“性”福到底失踪到哪里去了。${FDPageBreak}    我开始有防范、有步骤地在他归家时翻查他的手机短信、通话记录,甚至名片夹、手提电脑的隐藏文件,却也没有发现甚么极度可疑的蛛丝马迹,然而就在延续几次“高科技扫荡”后稍感宽慰时,却不经意地在他的贴身提包的内袋里发现了完全在我意料之外,让我瞠目结舌的东西。  它足以颠覆我之前对婚姻、对丈夫所有的信任,印证之前连自己都暗自唾弃的无端猜想和“搜寻”行为。  那是3个未拆封,包装仍连在一起的安全套。我们在一起,用的可不是这玩艺儿。  什么时候安全套也成了出行必备?难道是以备不时之需?  我没有拿着“证据”戳着付铭的鼻子开骂,也没有在他面前刻意表现出“把柄在握”的咄咄逼人。  小女儿天真无邪的眼神和挥舞的稚嫩小手总会淡掉我心里的戾气,这是一个家,我不忍心由我自己去蛮横地撕破它,并且付铭每次回到家里,都像一个尽心尽责的好老公、好爸爸,而最关键的,是我对他的感情。  结婚4年多以来,我都一如既往地爱着他。  也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活就会仍然风平浪静和风细雨,我也努力这样做了,可是情感失衡的种子已经卵巢早衰在心里破土发芽,每次他1出门,便会辗转反侧难以安息,那些肮脏恶心的画面会像电影片花似地不断在我头脑里反复回放。  于是,便有了后来的行差踏错,有了这次隔了千山万水让我痛悔不已的“艳遇”。    今年3月,我的工作单位抽调了几名骨干人员去北京进修学习,我有幸列入其中。  在家憋闷多日,借公职之机,去到外地透透气、散散心还真是一件大好事。  把女儿寄在了父母家,整理好出行物品,感觉像又回到了可以豪迈地背起行囊游四方的少女时期,给付铭打电话,他正在沿海一个我不知名的城市,仿佛也很高兴我能有这样的机会,在电话里殷殷吩咐我出行的注意事项,“单衣要备好”“不要带太多现金在身上”,一句句暖心话恍如我们的感情没有遭到任何冲击,都是我在自寻烦恼,这样的好老公可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可从心底发出来的1声质疑其虚伪的冷哼,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而在北京,我也有了“艳遇”,他是我抽空四处游玩时认识的。IT人,只大我半岁,地地道道的老北京,身材健硕,说话字正腔圆,开朗大气。  他是怎样和我搭上话的,我已忘了,只记得他带着我在北京城的老胡同里肆意游串,给我讲那些闻所未闻的旧闻典故,我仿佛闻到了久违的爱情气味。  后来在他蓦然问我有没有结婚的时候,我怔了怔,望着他摇头不语。我打扮成单身。  他仿佛心领神会,说要的只是一段情。也是,谁不知道One night in 北京,我们不过就是多了几个Night。  我明白自己内心的挣扎,我知道这是对婚姻的亵渎背叛,可是付铭,他在背叛家庭时,有想过这些吗?他怎样就能这样心安理得?  念及此,便有了一丝坦然,回到重庆我仍会是一个安安分分的好妻子,但在这隔着千山万水的地方,请容许我找回点平衡。  好几次从这个男人的臂弯里醒来时,我都

本文由网友发布,本站仅援用以提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