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自得的徒步公园游

栏目:汽车 来源:长沙新闻网 时间:2022-05-11

怡然自得的徒步公园游

怡然自得的徒步公园游

倾诉人:善良(化名),女,33岁,私营业主

仁慈的家远在徐州某县,我们在电话里约定,等仁慈来徐州办事时,我们再见面。可是或许心中太压抑了,善良急于需要一次心灵的“泄闸”,两天后,她开车专门来徐州见我。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在“红跑车”门口见了面,一个五官俊俏、身材高挑的女人,精致的穿着、考究的皮包,无不显示着生活的优裕。只是我们在“红跑车”临街的窗边坐下,仁慈的泪水便如滚落的珠子不停地落下,终究知道,有时快乐真的与金钱无关——

我在不幸的婚姻中痛苦着

很多年前,我是一个不快乐的小妇人,我的家在县城附近的农村。也许很多农村人都有去城市生活的渴望吧,我从小便很羡慕生活在县城里的人们。我没法通过学习来改变命运,我唯一的资本是我的美貌,在村里,我是数得着的漂亮姑娘,而且心灵手巧。18岁那年,亲戚给我介绍了家在县城的伟业。伟业人非常一般,但家境非常优越。太过青涩的年龄,让我对男人的审美近乎空白,更没法真正领悟爱情与婚姻的真理。当家人、亲戚纷纷说着伟业的好话时,我也就认同了伟业。

几个月后,我匆匆嫁给了伟业,终究达成了自己来城里生活的心愿。婚后,我有着初涉男女之欢的豪情和对城市生活的种种新奇感,只是很快的,一切都趋于平淡。终究知道,城里的生活也是一天天地往后过,本质一样的单调与平庸。我没有工作,伟业上班走后,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日子显得非常漫长。以后,有了孩子,虽然有了很多的繁忙,但我心里却常常空得发慌。

伟业一直对我是满意的,由于我的美貌与温淑。只是日子久了,曾非常浓郁的耳鬓厮磨也终至转淡。以后,他常常流连在外,并染上了酒瘾,每天无酒不欢,而且逢喝必醉。白天,我看不到伟业的影子,深夜,当伟业带着一身酒臭回来时,我有了不满,因而,我们之间有了争吵。醉酒的人难有理智可言,在剧烈的争吵中,伟业常常对我拳打脚踢。我们感情的底子本来就薄,因此,仅有的一点感情在日复一日的打闹中渐渐消失殆尽。

我和伟业彼此有了厌倦,只是为了所谓的面子,为了孩子,我们仍然委曲保持着我们的婚姻。以后,伟业更是以酗酒来回避现实,而我内心里则有了许多的凄凉。日子久了,我和伟业感情不和成了公然的秘密,我蕉萃的神情与身上的伤痕,让许多人为我抱不平,他们都恼怒伟业不晓得珍惜。只是没有一个人劝我和伟业离婚,由于县城里的人,观念还相当守旧。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在不幸的婚姻中痛苦着、窒息着,不知道生活的突破口在何方……

波司登通过与伊藤忠团体1系列的深化合作北京可以打干细胞的医院自体干细胞面部抗衰打干细胞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