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爱柔弱女人 适度撒娇也是一种智慧

栏目:社会 来源:长沙新闻网 时间:2022-05-11

男人都爱柔弱女人 适度撒娇也是一种智慧

她像是我身体里的器官

“我觉得她像是我身体里的某个器官,一旦失去,我就像被割掉甚么一样,没法生存下去。可为什么我却没法原谅她犯过的毛病?”在舞台上向来收放自若、常常用《霸王别姬》之类的歌声来表现男性坚毅的阿浩,突然对我流露出悲凉的情绪。

经过一番了解,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外表看上去铮铮铁骨的男人背后,竟有着如此多的柔情与感伤……

不可避免的第一次分离

阿浩与小云的初恋,是产生在阿浩读初中的时期。那时候的他们,都很单纯,因为有一个与自己生息与共的人,天空恍如历来就没有阴霾,那种甜蜜的生活一直深深镌刻在阿浩的脑海中。但是,如同大多数初恋一样,他们还是没法避免地经历了分离。初中毕业后,小云举家搬迁,这是导致他们分手的直接缘由。但小云的身影并没有因此在阿浩的心里逐渐变淡,阿浩常常回想着他的爱与悲伤,恍如在嚼一颗裹着糖衣的药片。也许,很多人就是在这种甜与苦的交替中,渐渐学会人生的第一课。

第二次,她自己消失了

1年后,阿浩和小云居然在一个朋友的生日会上重遇。阿浩喜出望外,殷勤、细心地“服侍”小云,眼神里泄漏的都是关心和酝酿了四季的浓浓的思念。在阿浩灼热的爱情攻势下,小云很快就被“俘虏”了,阿浩得到了她的初夜。随后,阿浩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两人过上了“小夫妻”的同居生活。刚开始,两人的感觉都很不错,觉得有个知冷暖的人在身旁很贴心。时间1长,小云对那种每天都是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的生活渐渐感到厌烦,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回避阿浩,先是晚上回得越来越晚,后来干脆整夜不归,阿浩问她也是不理不睬的。终究有一天,阿浩回“家”时发现,房间里所有和小云有关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那1夜,阿浩骑着他的“宝马”(小云送给他的自行车),疯狂地找遍了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希望能找到他的“公主”,接她回家,就像之前他们赌气时那样。可是,那晚城市是那末寒冷、那末落漠,街道上没有人的影子,只有路灯散发着毫无温度的光。就这样,小云再次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得到她的处女身,我感觉很兴奋、很幸福,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但是,我没想到她那末快就对我失去了兴趣。”阿浩很懊丧。“从那时开始,我意想到,一个男人强不强、能不能留住他所爱的女人,不仅仅在于性,更重要的是经济实力!”阿浩这样总结他和小云第二次分离的缘由。

第三次走在一起

在那个信心下,阿浩离开了刚刚报到的工作岗位,红着脸向朋友借钱做生意。可是,不谙经商之道的他很快就把本钱也给赔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南下广州,希望经济繁华的南粤能助他“飞黄腾达”。几经展转,他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销售工作。兢兢业业地工作了1年后,阿浩被提升为店长。他觉得自己可以扬眉吐气了,于是,他拨打了那个几经周折才拿得手的、看了不下一千遍、熟习到已会背的电话号码。出乎意料的是,小云居然和他在同一个城市,住的地方离得也不远。最让他想不到的是,当年不辞而别的她,听到他的声音时很兴奋,说她想念他。就这样,他们第三次走在了一起。

随后,三年的分离

惋惜好景不长,不久,小云又开始感到厌倦,再度离开了阿浩。为此,阿浩不惜放弃升迁的机会,跑到小云宿舍前苦苦等候。但小云看到他时冷漠的态度,让阿浩万分痛心。

以后,便是三年的分离。在这三年里,阿浩与不下十个女人有过关系。“但感觉很麻痹,没有任何情愫在里面,更别提有没有和小云在一起时的心动感觉。所以,我甩了她们,而且一点也不内疚。”阿浩吐了一口烟,颓然地说。

婚礼前,他发现她曾怀过他人的骨肉

就在阿浩扬言“再也不会爱任何人”的时候,命运之神和他开了个玩笑——小云回心转意了。这一回,她恍如一改昔日的娇纵,说自己学会珍惜感情了,并提出与阿浩结婚。阿浩以为自己会撇撇嘴,高傲地向她说“一切都太迟了”。可是,他没有,他描述自己“瞬间就屈服了,一点反抗也没有”。

就在两人积极筹备婚事时,阿浩发现了一件他无法接受的事:小云在这三年中和别的男人有过身体接触,还因此做过人流。

“虽然那是我们分手后产生的事情,但我总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1想到她曾有过别人的骨肉,我就止不住地觉得恶心。问题是,我又离不开她,我觉得自己对她已上瘾了。而且,我真的不明白她需要怎样的一个人。说准确点,是不知道她需要一个男人怎样去对她。她和那些男人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发现的,以至于现在我觉得她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阿浩扯着自己的头发,痛不欲生。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我能不在乎吗?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情况。”阿浩狠狠地踩了踩脚下的烟头,愤慨地说。在他家里,男人就是天,就是真理。阿浩的母亲是个贤惠的家庭主妇,所有事情都听从她丈夫的安排。毫无例外地,父亲对阿浩也相当的严厉。父亲那在家中可以执掌一切的权威,让阿浩觉得,这就是男人。“从小到大,我都希望能成为像父亲那样有威信的男人,使任何人折服于他顽强、坚毅的性情魅力。”

“我希望找一名像我母亲那样温顺贤淑的女子做我的妻子。种种迹象看来,小云并不是我理想的结婚对象。但我对她好像上了瘾一样,戒不掉,那种感觉是我从别的女人身上找不到的,所以我特别在乎她曾犯过的那些毛病。”阿浩有点心虚地为自己辩解。

最后,他告诉我:“这几年我一直断断续续地做着与小云有关的梦。记得有一个梦是她跑了,还有一个是她家里人把她嫁给了别人……总之,就是她又离开了我。而且,梦里的她,对我很冷酷、很无情,就像之前离开我时那样。”

    推荐阅读:

    没有面包 爱情终究还是死掉

    六招妙计让朋友变恋人的爱情重头戏

    对爱情敏感 是不是是太自卑呢?

(以上内容仅授权独家使用,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专稿,转载请注明;媒体合作请联系:020-37617238

第3波放在9月底干细胞医院的治疗全国批准的干细胞医院有几家干细胞注射填充国家允许吗自身造血干细胞移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