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经验谈:登山途中遇险如何化险为夷

栏目:科技 来源:长沙新闻网 时间:2021-07-08
驴友经验谈:登山途中遇险如何化险为夷_旅游养生_ 养生之道网导读:事件回放:“远征”太行山前拉练超体能户外运动前,有经验的驴友都会进行适应性训练。杭州七院户外的十几名…… 事件回放:“远征”太行山前拉练超体能户外运动前,有经验的驴友都会进行适应性训练。杭州七院户外的十几名驴友,为太行山徒步热身,进行了三次负重拉练。其中,强度较高的,要数临安西部太子尖、百丈岭、童公尖三座海拔1300米以上高峰的“三尖穿越。” “阿米”回忆,拉练共13人,男女各负重30斤和20斤。原计划早7点出发,下午5点到达扎营目的地。但天气不太好,在抵达太子尖山顶不远处的一个三岔路口,由于判断失误,队伍迷失了方向。迷路加上长时间重装行走,“阿米”出现了心理不适:“不知道还得走多久,有点崩溃。”2个小时后,终于纠正方向,从另一山脊强穿回山顶,已是中午,此时距百丈岭还有5个多小时。后面的路很顺利,但越来越疲惫的“阿米”,体能已跟不上了。天黑了,下起大雨,崎岖山路泥泞不堪。爬到一段坡度近60度的“绝望坡”时,“阿米”的体力也终于到了崩溃边缘:“呕吐、耳鸣、眼前发黑,吸气像被堵着,没法思考,也没法认人。”其他驴友分担了她的负重。有人拿出糖、巧克力、面包给她补充能量,有人拿出了仅存的饮用水。傍晚6点多,“阿米”终于爬上坡顶。大雨仍不停,有人没带雨披,有人头灯失灵,但大家一前一后,无论什么路况,都搀着“阿米”不松手。大家一深一浅赶到百丈岭林场安营扎寨时,已是晚上10点。“阿米”特别提醒: 出发前一定做好攻略,准备好帐篷、睡袋、GPS、对讲机等。方位不确定时,最好找2个人结伴探路,再呼应大部队;高强度活动要量力而行,弱驴、菜驴不能贸然参与。透支时及时休息,补充盐和水分。再次出发时,一定要减负,轻装前进;天黑立即扎营,但不要扎在风大、寒冷的山顶,最好选在背风、平坦、有水源处。出发前根据天气状况准备睡袋;团队协作及领队有没经验至关重要。【登山途中遇险如何化险为夷】>>晴天登山突遇台风来袭事件回放:天有不测风云几年前的一个初夏,登山爱好者陶德富,约上登山友老孔和韩大姐结伴爬山。三人从九溪徐村上山,徜徉在洒满阳光的林间山路上,数千级的游步道,轻松地就登顶了。在山顶真际寺稍作休息,向十里琅珰岭、小牙坞和九曲亭方向行进。谈笑间,不知不觉翻过小牙坞,穿过梅灵南路,进入大片的茶园。此时,天色开始变暗,乌云低垂,风声渐起。老陶心想,凭三人的脚力,大雨来临之前肯定能赶到九曲亭。没想到,大雨顷刻间倾盆而下,狂风挟着雨滴,不停拍北京哪里有生物免疫治疗肿瘤打大家的脸颊。老陶说:“在这寂静的山坳里,风雨恣意怒吼,像是要吞了我们,生平从未遇到这么大的风雨。韩大姐也露出了恐惧的神情,老孔大声地喊会不会有山洪暴发。”大风铆足了劲,在空旷的山坳里,吹得愈加猛烈。环顾四周,没有任何可以避雨之处。三人朝山顶九曲亭疾走,十几分钟后,终于进了亭子。此时,各个方向的登山者也都匆匆朝九曲亭赶来。九曲亭只是一座简陋的小亭,却是这一带山脊上惟一能避雨的亭子。暴风骤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气温陡降,所有人都挤在亭中瑟瑟发抖,不停地原地跺脚取暖。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雨过天晴。下山时,老陶发现山上数棵大树已连根拔起,横亘在路边。大清谷的溪水猛涨,很多茶树也被冲走了。第二天,老陶才知道这场持续了2小时多的暴风雨,始作俑者是一个名叫“云娜”的超强台风。老陶特别提醒: 登山前,先关注气象。设计登山线路时,要注意有避雨的亭子或者村庄;准备好通讯工具,最好要有登山手杖。穿鲜艳或深色的服装,便于发现和辨认;突遇暴雨时,卵巢早衰什么方法可以治疗千万不能慌张,尽量弯腰,靠着有岩壁的一边走,将重心放低,以免被大风刮倒。如果伴随有打雷,则要避开大树;大雨后迷路,无法判断方向时,可以找找身边有没有铁塔。一般情况下,铁塔上都有编号,救援人员可通过供电局编号来定位。登山设备一个都不能少 【冒雨15小时重装,感谢9个英雄,我终于活着回来了】浙江地区以山地居多,登山爱好者不计其数,该帖让不少登山爱好者忆起亲身经历的危险境遇,总结如何避险自救。-玩家心经>>清凉峰探险深陷原始森林事件回放:十八勇士探十八龙潭临安石长城景区著名景点“十八龙潭”,是发源于清凉峰顶的多级瀑布。各级瀑布底,分布着深浅不一的水潭。为探明具体有多少个水潭,景区举办了“十八勇士探十八龙潭”活动。江南游报记者章国斌回忆,从百多名报名者中,最终筛选出包括记者、地质专家、摄影爱好者、攀岩高手、驴友等在内的18名队员,分为登清凉峰顶的冲顶队和探十八龙潭的考察队。章国斌参加了下什么是nk免疫细胞疗法探龙潭的队伍。一大早,9名考察队员和1名农民向导,从最后一级80米高的瀑布边,依绳索沿绝壁上攀。岩壁陡峭难行,抵达第3个水潭时,两名队员退出。攀至第14个水潭已是下午,队伍疲惫不堪,领队提议下撤。为完成任务,章国斌和向导继续攀登,其他人留在原始森林待命。傍晚,两人到达最高处的水潭。树枝遮挡水面,看不清最高那级瀑布的落差,章决定游过水潭。上岸,在凉水和热汗的作用下,很快出现了发热、头晕、胸闷的症状。该下山了,两人却骑虎难下:往下,悬崖峭壁,危险重重;往上,60多度的山坡,杂草丛生没过人头。向导说,山顶有条小路。于是,从过人高的灌木丛中开始上攀,但章国斌终因体能透支,倒在了地上。向导一度决定自行寻找山顶小路,但走了一半又折回来。天黑下来,1800米海拔的山上很冷。两人互相鼓励,踉踉跄跄地爬到山顶。山上果然有一条NK免疫疗法怎么治疗肝癌小路。沿着山路蹒跚至半山腰时,两人发现,山下满是点点灯火和阵阵呼喊。章国斌特别提醒: 上山迷路,按常规该往山下走找路,或顺溪而下出山谷。但遇岩壁陡峭、没有山路,或者绝壁深潭当道,反而危险。因此,千万不能独自前往原始森林登山,需有非常熟悉地形的向导陪同;山顶遇险,气温较低,要走动。一定不能停下来休息,否则血液冷凝下来,很危险;夏日登山,千万不能贪凉泡凉水,很容易着凉感冒透支体力。
友情链接